第四章 移动



感谢“梦之殇sss”的588,另外还有投推荐的朋友。依然还是求收藏推荐咯。

        ¥¥¥¥¥¥以下正文¥¥¥¥¥¥

        那么问题来了。

        到底需要怎么样的公式,才能够将金子福的十八年零六个月的寿命和一家工厂画上一个等号?

        优夜说过,决定权就在自己的手上,也就是说,他大可以不同意这宗买卖也没有关系。

        并不是因为觉得这样的买卖有多么的扯淡,他压根儿不相信。反而是因为太过相信这家俱乐部诡异的能力,所以才没有办法随便就同意下来。

        洛邱这二十年来过着日子,当了一辈子警察也正直了一辈子的父亲虽然已经过世,但父亲从小就教导他的道理现在也不敢忘。

        小时候或许会觉得这样会很厌烦,会觉得父亲太过啰嗦又太过古板。然而当失去了之后,才忆起小时候。洛邱虽然觉得自己喜欢孤独的人,但从来不觉得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

        他也有迷惘也有痛苦的时候,也有思念父亲自己一个人躲在被窝吞着泪水的时候。

        为什么从前就没有多一点听父亲的话?

        为什么明明手头上就有电话,电话买回来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存下了父亲的号码,可为什么通信记录反而少得可怜?甚至大部分时间自己还是被找的那个,而不是找人的那个?

        善良与诚信。

        当回想起来父亲教导的时候,洛邱就越发觉得金子福的买卖有多么的扯淡——他不报复社会也没有看谁谁不顺眼的观念,二十年来的教导也没有让他在获得了超乎寻常的能力之后就觉得自己有多么的与众不同,最应该做的反而是谨慎。

        “主人,请记住,您的时间只有三十天。”

        陷入沉思之中的洛邱忽然听到了优夜的提示,就像是突然泼下来的一盆冷水,他下意识地问道:“之前……也会经常完成这种以寿命作为交易金的买卖吗?”

        优夜淡然道:“人类是拥有迫切需求的生物,但往往在迫切需求的同时又没有可以达到需求的能力,这个时候,人类能够付出就只有自己。身体的部分,美好的东西,智慧或者情感乃至记忆……甚至灵魂。事实上,基于自我的保护性,比起那些看不见的损失,他们更加在意看得见的损失,所以他们更加乐意用自己看不见的寿命尽头来当值是交易金,而不是可以直接从他们身上拿走的东西。”

        洛邱已经冷静下来,忽然道:“特拉福,devil……其实是恶魔的意思,对吧?”

        优夜微微一笑,“主人,有决定了吗?”

        洛邱摇摇头道,自言自语般道:“如果我只剩下三十天的寿命,显然,我不会容易地让自己死去。所以会想办法让自己活下来,碰谁也是一样。为了活命,我应该舍弃善良。”

        他看着旁边陈列柜上的摆设:“我没有办法从俱乐部的禁锢之中解放,就算这次否决了金子福的买卖,以后也会碰到类似的情况,躲得过一次就躲不过第二次。所以我还是应该舍弃善良。”

        他忽然看着优夜道:“但唯有诚信,我不愿意就这样丢弃……我会同意这宗交易,但前提是,你教我怎么来评定它是否等价。”

        既然以寿命作为交易金是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