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家有良母二十九



家里,甚至是自己的房间。

        以直接穿越的方式,从现时处于商店街的俱乐部,直接回到了这里。

        看着房间里头一切熟悉的物品,恍如隔世般的感觉就随之而来。俱乐部并不是没有休息的地方,事实上俱乐部上面的两层就是用来住人的。

        作为俱乐部的主人,如果不是打算等死的话,总能够很长命。漫长的时光长河会让俱乐部的主人失去他的家,只剩下的归属就仅仅只剩下俱乐部。

        所以俱乐部的上两层就显得十分的精致。

        然而那些事情对于洛邱来说,还十分的遥远。俱乐部上层那点燃着的名贵香薰料让人心旷神怡,但却比不上这小房间之中充满了阳光味道的被褥。

        洛邱打开了房间里头的旧式cd唱片机,缓缓流淌的音符让他感觉到一股写意。

        他躺在床上,努力地回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他已经完成了第一次的买卖,原本剩下的三十天寿命变成了六十天。并不是因为多出来了三十天就可以宽松地对待自己的处境。只不过是因为,洛邱觉得,如果不能够让自己独处静下来的话,他很难规划接下来自己应该要怎么做。

        并不是天生就是理性的人,只是因为较长时间的独处,始终徘徊在心底的孤独感,让他比较习惯思考。

        一般情况下,想清楚再做,与想也不想就做,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他慢慢地规划着自己的路——不出意外的话,他的生命会看不见尽头。同样他不会衰老,但是十年或者最多二十年之后这个秘密就会保守不住。

        俱乐部四处漂泊,这次来到了商业街,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了吧?

        没有办法在一个地方逗留太长的时间,更加不可能拥有任何的牵扯。不能够拥有家人,因为你必须要在最幸福的时候从家人的眼中消失,而留下来的除了家人的痛苦之外,恐怕还有自己的悲伤。

        洛邱突然有点明白俱乐部前面的那个主人,当初为何露出那种狂喜还有急不及待……急不及待地想要从这种孤独之中解放。

        前任的老板或许就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或者爱人,甚至后代一个个地老死——当然,这只是洛邱的凭空猜想。

        他回来之前曾经问过优夜,前面的老板倒是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然后从优夜的回答之中只是知道,前面的老板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前任的老板唯有当客人出现的时候才会出现,平时几乎都是呆在自己的房间之中,打开着一个古老的八音盒,一听便是一天。

        而优夜一听,便是三百年。

        这样一看的话,就显得相当的恐怖了——或许未来的某一天,洛邱也会像是前任的老板一样。

        “首先,像是个正常人一样,度过这十年吧。”

        或许未来将会与孤寂相伴至永恒,但对于洛邱来说,对于他这个依然还充满了幻想的年纪来说,更多的是俱乐部所带来的神秘,以及种种的不可思议啊。

        cd机播放着的是英文歌伴着他入眠,名字是《race》

        快要睡着的时候,洛邱觉得,如果自己所向往的是孤独的话,那么这一切对他来说,或许就是一次奇异的恩典。

        ……

        ……

        晚上醒来的时候。

        应该是听到了家里厨房传来的动静才醒过来的。

        洛邱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厨房飘出的香味表示,下厨的那位正在做着他喜欢吃的一道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