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翩跹



话虽然是和期待之中的巨大蝴蝶有出入,但最终破蛹出来的是扇动着蝶翼的女子其实也可以接受。

        当然,蝶妖是没有完全从虫蛹之中走出,金粉般流动的气雾正在那虫蛹之中盘旋,挡住了初次来到这个美好世界的美好事物。

        却见蝶妖打算从虫蛹之中走出,洛邱想了想就把身上的风衣脱了下来,朝着蝶妖扔了过去,坦然道:“最好不要发生什么不愉快还有尴尬的事情。”

        风衣落到了蝶妖的双手。

        蝶妖只是笑了笑,然后缓缓地道:“你们人类,真奇怪。”

        洛邱摸了摸鼻子也是笑了笑,并没有接下这个话题。蝶妖因为背后长着蝶翼的关系,风衣自然无法穿上,而是披在了身前,双手同时抓住。

        蝶妖背后的蝶翼忽然张开,从虫蛹之中飘逸飞出,沐浴在灰色朦胧之下,美不胜收,最终缓缓地落在了洛邱的面前,感激道:“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我恐怕没有办法出来。”

        是很美丽的笑容,晶莹的肌肤显得它更加的无暇。想着还没有破蛹时候的那份丑陋,如今的美丽就显得更为的珍贵。

        此时天空鱼肚白,眼看着马上就要爬出红日,也就表示一夜的保护即将过去。洛邱从优夜那里稍微了解了一些化形的妖怪的事情。

        大部分有能给力掩饰自己妖怪本体的妖怪,都会混入社会,混入人群,它们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地生活。当然也有不少的妖怪不愿与人类接触,而会选择躲在偏远或者人迹罕至的地方。

        如果蝶妖有能力掩饰身上的翅膀,即使不用打扮的话,也已经是难得一见的美貌,并且蝶妖还有着一种给人空灵的感觉。

        不管是主颜值,还是主气质,都已经是无可挑剔的了。

        “你现在说话就很流利了。”洛邱选择不回应蝶妖的感谢,好奇起来蝶妖的说话能力起来。

        蝶妖道:“嗯,还没有破蛹的事情,身体构造还不算完整。现在就有好好地完成声带的的构造,所以说话已经没有关系了。”

        洛邱点点头道:“你已经成功化形,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重新接触人类的社会,还是在山林做一只自由自在的妖怪?”

        蝶妖想了一会儿道:“我想看看这个世界……你,有什么建议吗?”

        洛邱一愣,他这个事实上还在学校挂着名读书的学生也不太能说彻底了解所谓的社会。但被问着却答不出来又感觉面子挂不住,所以就像是老和尚讲故事一样道:“我想,首先你需要一个名字。”

        “名字?”

        洛奇微笑道:“人的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是从拥有名字开始的。”

        “我……没有名字。”蝶妖摇摇头,忽然抬头,眼中异色忽闪,“你……能给我一个名字吗?”

        就像是给画家笔下的作品进行装裱一样,冠以蝶妖一个好听的名字,让本来已经美好的东西更为的美好,瞬间就让洛邱有种蠢蠢欲试起来。

        他低着头,在河滩上眺望,看着天空和远方,看着渐渐爬升的旭日,不久之前那河水荧光,月色光华的瑰丽依然在脑中挥之不去,最终停在了蝶妖轻盈飞出的那一幕,情不自禁便轻声吟道:“含吐缃缥之上,翩跹樽俎之侧……”

        洛邱忽然转过身来,看着蝶妖就像是个展示着画作的孩子一样:“翩跹!虽然是很奇怪,不过如果觉得还能够接受的话,翩跹这个名字你觉得怎样?”

        “翩跹……”蝶妖低着头,口中默数遍,才抬起头来,含笑点头。

        蝶妖一夜浮生重生,便有了名字。

        美丽的金带喙凤蝶翼张开,蝶妖飞上了半空之中,一点光团从蝶妖手中徐徐落下,最后落到了洛邱的掌心之中,赫然是那块用作交易金的玉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