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玉锁与黑卡



跟班根本不敢说不好。他是费劲了心机才靠近到这位钟少的身边,万一让钟少留下了什么不好的印象从而换掉了自己的话,那么这些年来的付出可谓是白费。

        再来,这位钟少出身的是一个相当神秘的家族,就算是最近终于让对方看重,允许跟在身边好了,他也还没有摸透这个家族的底蕴。

        并不是他不想去摸清楚,而是他不敢。

        不敢多嘴,什么应该知道什么不应该知道,主子高兴的时候就会告诉你,不高兴也不自觉的时候千万不要聪明过头打算探个究竟。

        同时他明白这个钟少和那些草包富二代少爷不同,这是个真正有能耐并且喜怒不容易形与色的人。

        他们到来这里已经有个把月的时间,每周钟少都会来到古月斋这里,跟那个脾气古怪的老婆子闲聊。

        古月斋的真正主人显然是一个相当不好应付的老婆子,这么多次以来从来都没有给过钟少好颜色看。有时候跟班也觉得实在是受不了,然而自己的老板却显得平静而从容。

        所以跟班越发不敢大意起来。这样子的老板要是那里做得不对的话自己恐怕没有好果子吃。但如果做对了,合了心意的话,得到的也会更多。

        跟班知道钟少一定是对那老婆子的孙女有些意思,因为每次离开之后,都会在张罄蕊的办公室坐一下,也不掩饰自己的欣赏。但人家姑娘似乎没有太多的意思。

        跟班后来私下找了些关系问来了张罄蕊的情况,知道她还是在校的学生,但平时更多是在古月斋打理事务,目前并没有听说和谁好过,应该是单身。

        然后跟班找了个合适的时候把这些事情告诉钟少,对方没有责备多事,仅仅只是点头说知道了。但那天钟少显然心情不错,随手就在古董店买了一块玉牌送了下来。

        跟班知道自己的赌对了也做对了,因此对张罄蕊的事情就更加上心起来。

        “我不太喜欢你这个跟屁虫,看着就不像是个人物。”

        正在沉思是不是要好好地谈一谈那个被张小姐邀去的后生是什么路子的时候,跟班突然就听到了让自己后背一凉的说话。

        这个该死的老太婆!

        但是跟班根本不敢反驳什么。自己的老板在这个恶劣的老太婆面前表现的温纯无比,这老婆子讨厌,但至少证明是惹不得。所以他之后看着地板,表现出一副没有听见的模样。

        “老夫人不喜欢,那就让他在外面等着吧。”钟少微微一笑,转头就淡然道:“成云,你先到外边等着。”

        跟班……成云不敢有半点不满,点点头就默默地走出了房间。

        这里是古月斋真正老板的办公室,虽然外边挂着的是董事长这样十分现代的门牌,但是房间里头的装修风格却是古色古香的。

        满屏风,木质玄关青石板,摆放的是卯榫结构的皇宫椅,靠在窗边。

        玄关挂着珠帘,里面小紫檀木造的案桌,左边放着笔架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