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面具



对于洛邱所注意到的这张黑色的卡牌,任紫玲却表现出来一种疑惑,下意识地嘀咕道:“上次……有这东西吗?为什么没有印象来着?”

        洛邱把任紫玲的疑惑听到了心理,倒是知道原因。

        眼前的这张黑卡确实是俱乐部的物品没错。这东西或者一直都放在了这里,只是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它的存在。

        并不是真的看不见,而只是视而不见。这种黑卡拥有让普通人下意识地不在意的能力——就像是俱乐部本身的存在一样。

        就算它开在大路的中央,应该看见的人自然会看见,而不需见它的人只会看不到。

        “嗯,它在的。可能是任主编上次没有注意。”张罄蕊的脸上看不到什么异色,很自然地看着洛邱道:“你对着张黑卡感兴趣?”

        每一张黑卡的存在,就代表着俱乐部的一个潜在的客源。当然,这些都是前面的老板留下来的东西——但要说不感兴趣自然不可能。

        只不过直接就表现出来很感兴趣的话,洛邱就觉得不妥。

        所以他摇摇头道:“倒也不是,只是感觉到奇怪而已。”

        他看着张罄蕊道:“这张黑卡怎么看都不像是古董工艺制品,但却放在这里。要说在意的话,大概就是在意这份不协调吧?”

        张罄蕊笑了笑道:“曾经也有客人问过这个问题,你觉得我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洛邱很直接地摇摇头,一副你想说也可以,不说也没有关系的模样。

        张罄蕊一愣,心想这真是一个不打算随便搭话的家伙。

        一场同学,一个月也有几天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时候。虽然并不是到了一定要了解的程度,但人天性好奇,对于这种时常都能够保持沉默的家伙确实也会萌生出了解的想法。

        只不过毕竟是偶尔跑出来的想法,张罄蕊也没有太过在意。洛邱不打算打开他的心门,她也没有必要死缠难打地去敲开。本来就是非亲非故,只不过是在共同的一个班级上有了相遇的缘分,但也是随时可以散掉的缘。

        “无可奉告。”

        想到这里,张罄蕊缓缓地说出了当时的答案。

        任紫玲听着就是一愣,当想到洛邱这种不解风情的家伙大概是让人家姑娘不高兴了,所以才小小地作弄一下,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她做了好多年的记者,观察入微,这会儿听证张罄蕊的说话已经知道,这是一种变相地逐客的说辞。

        任紫玲装作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然后一脸恍然的模样道:“已经这么晚了啊?对不起了张小姐,我想起来自己还有需要去采访的地方……嗯,谢谢你今天的招待。还有,我家洛邱就是一个木头,你也不要见怪。既然都是同学的话,以后有空也可以常联系啊,既然是同学,做好朋友也是理所当然的嘛!这孩子其实很不错的,心地善良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