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当选择来临时



黑卡上还有两道印记——一般会有三道,也会出现四道的情况。

        每一道印记都表示交易金的一个折扣。比如是三道印记的时候,使用第一道可以拥有七折折头,然后是八折折头,最后一道则是九折。

        第一次金子福带着黑卡来的时候,黑卡就剩下的最后一道的印记。而那种黑卡其实已经变得无效。后来洛邱交给曹子谦的那张,则是他重新注入印记的。

        至于含有第四道印记的黑卡——感受一下原本丰厚的交易金突然之间打了一个六折的感觉吧!

        真有趣……这张黑卡似乎就是今天在古月斋碰到的那张,洛邱微微地想到。

        不过无论黑卡到底是在谁的手上也没有关系,关键是持卡的人已经到来。

        这个时候,钟落尘已经坐下,而洛邱也已经坐在了他的对面。优夜已经奉上了精心炮制的花茶。只可惜无论是谁进来也好,似乎都是没有心情去品尝。

        它最终会变凉变干透。

        “钟先生知道我们这里的规矩吗?”洛邱忽然问道——如果这张黑卡是他从古月斋得来的,那么他对于俱乐部的认知程度在什么地方,就不好推测了。

        也会有,有必要给客人讲解一下俱乐部的交易规矩的时候。

        “!”钟落尘定了定神,很坦然地看着洛邱——在他看来,面对这种神秘的未知,最好就是收起自己作为普通人时候的优越,并且保持着最大限度的礼貌以及虚心。

        洛邱道:“持卡者即为俱乐部的会员。你手上的黑卡还剩下两道印记,所以你还可以享受交易折扣两次。”

        钟落尘点了点头,心中想到的是,难怪张老夫人在自己拿出玉锁的时候,还有犹豫的模样,果然是因为这张黑卡的来历非比寻常。

        “那……”

        “你现在可以享受八折。完成了这次之后就是九折。”洛邱淡然道:“本来是七折的……不过已经使用过了一次。”

        钟落尘再次点点头:“小丑先生,我已经明白了……但我想要确认一下,这里真的是什么都可以买到?”

        洛邱道:“当然……是不可能的。如果先生希望买到的东西是世界毁灭之类的东西,你觉得我们有没有能力可以卖给你?毕竟如果世界不存在的话,我们的俱乐部是要倒闭的。”

        钟落尘颇为同意地点点头。

        不料洛邱却突然幽幽地道:“再说,你也不可能支付得起毁灭世界的交易金……就算拥有折扣。”

        钟落尘马上心脏就忍不住蹦跳了一下……这到底是玩笑,还是别的什么?

        洛邱又道:“扯远了,还是谈一谈客人你想要的东西吧。”

        他如同神棍一样,“财富?名利?女人?还是权力?只要你想,并且能够付得起代价。”

        “我想要买命!”钟落尘深呼吸了口气,重重地说道。

        说完,他紧张但镇定地看着洛邱的一举一动,虽然对方带着小丑面具,但依然能够通过肢体语言看出点什么来。

        但他什么也看不出来。

        面前的小丑俨然是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地盯着他来看,直看得钟落尘冷汗直冒为止,才终于听到了对方开口道:“当然,没问题。不知道钟先生想要谁的命?又打算用什么来买这条命?对了,我忘记告诉你,我们这里不收取金钱。”

        “我爷爷。”钟落尘沉声道:“他得了脑肿瘤,现在已经昏迷不醒。我们已经请过了国内外最好的医生都没有办法治疗。我只是希望他这次能够度过难关。”

        洛邱听罢却道:“客人,你爷爷到底有什么病我并不在意,我在意的是,你希望买你爷爷的寿命……买多久的命?一年?五年?还是十年?”

        钟落尘看着洛邱道:“我最多能买多久?”

        洛邱道:“这个由你自己来决定。你要觉得你爷爷每一分钟的命到底值多少,然后你可以承担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