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三节 决心(1)



令居的战火,熊熊燃烧。.『.

        数十里宽的战场上,羌人簇拥着,拥挤在一起,拼死向前。

        “冲啊……打过令居,吃羊杀牛……”

        “杀光汉人……”

        无数人嘶吼着,咆哮着,跟着队伍向前冲。

        他们就像后世科幻电影里,生生不息的虫群一般,前仆后继,此起彼伏,根本不懂何为恐惧?

        因为,对羌人而言,生死就像幻灭一般。

        西海高原的恶劣环境,早已经让他们对于死亡麻木了。

        反而,现在可能还有些希望。

        只要冲过前面的那个令居塞,那么其身后广袤、富饶、温暖的河西平原,便会成为他们的猎场。

        令居城头上,数以千计的弓弩手,早已经准备完毕。

        随着指挥官的一声令下,遮天蔽日的箭雨,便从天而降。

        然后,安装在城头上的弩车与床子弩,也相继发威。

        巨大的重型弩箭,不断被发S。

        特别是床子弩,每一根的造价都在三千钱以上!

        但其杀伤力,也是惊人的。

        每一次命中,都相当于一场屠杀。

        强劲的重弩,毫不费力的将数个甚至十J个羌人的身T洞穿,巨大的动能,甚至可以将人马直接掀翻。

        但,羌人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很快的,他们就冒着汉军的箭雨,冲到了令居的城墙下。

        无数人欢呼着,将他们用藤条编织的勾爪抛上城头,或者将一架架的云梯举到城墙上。

        他们像蚂蚁一样,疯狂的向上攀爬起来。

        在城墙下,更多的人则拿着他们的武器,以及所以能用的工具,拼命的砸、挖城墙的根基。

        守城的汉军,立刻反应过来。

        弓弩手,将火力对准城墙下,不断的狙杀着敌人,而其他人,则将一口口早就被煮的滚烫,散发着惊人恶臭的金汤汤锅从城头直接倾斜倒下。

        早就沸腾的汤汁,当头淋下来。

        无数正在攀爬的羌人,立刻就惨嚎着跌落下来,像掉饺子一般。

        这种汤汁,不仅仅滚烫,而且,因为其中混杂着许多粪便,在这个时代,属于不折不扣的生化武器。

        任何人只要被淋到P肤,便可能致死!

        故而,即使是许多在城墙下的羌人,也被汤汁的余波淋到。

        立刻就惨嚎着,在地上打滚。

        与此同时,城头上,数不清的滚石、檑木,开始被人举着砸下来。

        范明友站在城头一角,看着这一切,他的脸因为愤怒而涨红。

        “赵将军!您的骑兵还不出击吗?”他瞪着眼睛,看着赵新弟。

        如今已经是羌人攻城的第三天了。

        过去三日,月氏人和羌人各种,轮番攻城。

        守城的汉军,拼尽一切,竭尽全力的防守和阻止敌人的进攻。

        护羌校尉的两千将士与临时征调的五千民兵,J乎人人带伤,个个筋疲力尽。

        而赵新弟和他统帅的援兵,却按兵不动,冷眼旁观。

        “范校尉,我早就说过了,没有贰师将军的命令,我军是不会出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