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七节 变迁(1)



匈奴内战打的如火如荼之时,张越已重返居延。        免费连载

        在居延,他接收了匈奴人送来的第一笔赔款——数不清的狗头金、pao、珠玉。

        仅仅是狗头金,就足足装了七辆大车。

        最大的一块,足足重三十多斤,最小的也有j两。

        这些是匈奴人压箱底的财富了,是他们数十年来在金山、天山以及籍端水、计示水流域找到的珍藏!

        现在,为了缓和关系,全拿来了。

        一过称,重八千多汉斤!

        张越随便找了借口,就将这些狗头金的价值,贬到了六千金。

        理由很简单——火耗。

        哪怕他的这个理由根本经不起推敲,但匈奴人也只能认了。

        没办法形势比人强!

        花钱买平安,总比被人端了老巢强!

        不过,张越也知道见好就收,黑了一笔就不再黑了。

        剩下的pao、珠玉,都以‘市场价格’计算。

        当然,这个市场价格指的是居延当地的市场价格,而不是长安的。

        于是,匈奴人送来的数千件各se上等pao,被以j百钱到最多十来金的价格收下。

        这里面,包括了数百张品相完好的虎p、熊p、豹p。

        以及百余张在长安足可引发轰动的白狐p!

        以至于那数千张硝制好的pao,总共才抵了不过三千金的赔款。

        至于珠玉?

        自是如法p制,上万块品相良好的璞玉,全部按照一般玉石价格计算。

        总价值被打压在了四千金。

        就这,匈奴人还喜笑颜开,高兴的不得了。

        押送的贵族,甚至还找张越打听,以后的pao、玉石,是不是也可以按这个价格走?

        是不是拿这些东西来居延换丝绸、盐铁,甚至兵甲?

        张越微微一笑,就答应了下来。

        匈奴人顿时乐坏了,j乎当场就要载歌载舞的庆祝。

        没办法,汉匈全面战争迄今已有三十j年了。

        三十余年来,汉室全面断绝了与匈奴的贸易往来,使得匈奴人的经济来源,受到了严重打击。

        不说旁的,整个已知世界,唯一能吃下匈奴人每年过剩的pao的市场就只有汉室。

        而匈奴人出产的狗头金、玉石,也独有卖去汉家才能换到东西。

        不然,便只有翻山越岭,卖去万里之外的大夏。

        费时费力不说,赚到的利润,可能还无法抵偿这一路辛苦奔波的代价。

        没办法,狗头金、玉石虽然是y通货。

        但是,它们终究无法像丝绸那样,有着十倍、百倍的利润空间。

        而西域本地的国家,虽然也要h金玉石,但问题是……他们的需求小,而且本身就可以产出。

        特别是那些临河国家、山地国家,本身的金玉产量就已经饱和了。

        搞得匈奴人这三十多年来,只能将这些h金珠玉,当成祭品,或者拿来做贿赂汉家官吏的东西。

        对匈奴本身的帮助,约等于无。

        如今,居然能打开汉匈贸易的路子?

        等于宣布,这些从前只能当成消耗品的东西,终于有了用处!

        这叫他们如何不开心?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