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7 危险仪式



从安德莉雅那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血刃把安德莉雅派出去巡逻,自己则是坐到林迟对面,直截了当的问道:

        “你相信游戏里的‘咒语’可以让人发疯吗?”

        “我觉得游戏仓漏电的可能性更大一点。”林迟笑道。

        不管怎么说,在游戏中的咒文会导致玩家陷入疯狂这种事,似乎都没有半点儿可信度。按照林迟之前的推测,“玛士撒拉”应该是把玩家引诱到数据通道中,然后通过大量数据冲击摧毁玩家的意识。

        如果安德莉雅所描述的事情,正是玩家陷入疯狂的过程。也就是说那些受害者可能根本没进入什么数据通道,而是直接在游戏中发了疯!

        但是……这真的可能吗?

        就算是身为“先驱者”的二人,也不会相信这种事。毕竟,包括战争天堂在内的几乎所有脑内成像式游戏,都加入了强制保护系统,一旦玩家遭受到超出承受极限的痛楚,或是精神发生剧烈波动的时候,都会直接触发“猝死”,被踢回到现实世界中。

        就算那名玩家真的在祭坛前受到了强烈刺激,也应该是直接被踢下线,消失在安德莉雅眼前。安德莉雅所说的情况,按理说是不会发生的。

        “我还是怀疑那家伙是戏精,或者根本不是玩家。”血刃说出自己的判断。

        “谁知道呢,我要睡了。”林迟说着再次靠在墙边,闭上眼睛之后,脑中却仍然环绕着安德莉雅的声音。

        或许是因为听了那个故事,平时很少做梦的林迟,在游戏里做了个梦:

        在鬼魅的梦境中,他看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迎宾机器人的外形,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挥动右手,嘴里却飘出冷酷的电子音。住在楼下的“小厨师”掉了脑袋,尸体倒在甜品店的门前,顾客们却还排着队,等待店内的机器人端出美味的蛋糕。

        “……”

        林迟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沙漠边缘的荒地,破败的木屋,以及漆黑的裙摆。

        之前出去巡逻的安德莉雅,此时已经回到了营地中。同时跟着她一起回来的,还有她手中提着的……那颗丑陋的人头。

        “嗯?”

        眼见安德莉雅拿着特殊的“战利品”,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林迟顿时清醒了许多,问道:“这是什么?”

        “我到沙漠那边转了一圈。”

        安德莉雅把那颗脑袋扔在地上,弯腰拍了拍自己裙摆上沾到的沙粒:“二位,我拿到了渎神者的头颅。”

        此话一出,之前还蜷缩在旁边闭着眼睛的血刃,也猛然清醒过来,瞪大了猩红的双眼,死死盯着那颗留着络腮胡的脑袋。

        “你自己把祭品解决了?”

        “它并不怎么强,只是个会用幻术的野蛮人。”安德莉雅轻描淡写地靠在墙边:“这花招像是从巫毒教里学来的,但是对我无效。”

        “你也太强了吧。”林迟不禁感慨道:“要是我有这种随从,怕是做梦都要笑醒。”

        “带着古神的家伙没资格说这种话好吗?”血刃没好气地吐槽。

        闲聊的同时,林迟已经从背包里取出骷髅祭坛,从那颗头颅中吸收了半透明云雾之后,骷髅的紫色眼眸再次亮起,声音听起来要比之前更加浑厚了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