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亡



空气中飘来食物的香气,吸引他看过去,但他的目光全在少女高兴说话的笑颜上。

        辽阔的草原一碧千里,他骑着黑色的大马,少女骑着俊逸的白马跟随在他的身后。

        风在前面,少女清脆的笑声在外面响起,他纵马草原,蓝天白云,如同一副美丽的画卷。

        马在奔驰,他的身前突然多了一副少女的娇躯,他的双手不知何时轻搂在少女柔软的腰间。

        少女转过头,笑吟吟地看着他。

        他终于看清了少女的脸——

        “殿下,您终于醒了!”王安扑到床榻前,想痛声大哭,又怕被外面的人听见。“您已昏睡了三天。”

        韩潇怔怔地望着床顶,心口仍然还有几分梦里火热的余温。他伸手摸着他的心脏,在看清她的那一瞬间,他的心跳得很快,也跳得很热。

        那是一种温热人心的情愫。

        没有人天生喜欢孤独。

        之所以孤独,是因为找不到温暖了。

        百坻大军压境,窦士疏再次请战,韩潇摇了摇头,“不,还是由本王出战。”

        窦士疏直接跪在韩潇面前:“殿下,御医已经说过……”

        “御医说本王时日无多了是不是?”韩潇向来冷峻的脸庞浮上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既然时日无多,就让本王在最后的日子里为大靖尽最后一份力量。本王一直怕等不到百坻的绝地反攻,上苍垂怜,终于让本王等到了。”

        韩潇自知自已的情况,在出征前就知道了,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他最怕的不是百坻的攻打,而是拖延。

        所以,那三场大胜,他拼着再伤之势,也要将百坻逼到险境。

        百坻的险境,只是表象。

        大靖的险境,才是实情。

        在开战前,他就做好了今天最后一战的准备。

        又一战开始了,百坻用野蛮的进攻方式杀过来。

        大靖经过数年的战乱,一场场战事的消耗,兵力远远不及百坻。更别提,百坻有着最肥最壮的战马。他们的士兵,也比大靖更加魁梧,更有力量。

        韩潇坐在马上看到了,一指百坻后方的将军台。“士疏,看到那座将军台了吗?”

        “看到了。”

        “跟紧本王,离得越近,我们的胜算就越大。”

        “末将领命!”

        百坻已经响起了进攻的鼓声,韩潇一马当先,领着士兵冲上去。他的眼睛紧盯着将军台,一路砍杀过去。

        再近点!

        再近点!

        韩潇像是冰冷的死神,冷漠地收割着一个又一个的人头。

        离将军台越近,遇到的阻挡就越大。

        韩潇渐渐地感觉到力不从心了。

        一剑将面前的战将砍落,韩潇立住马匹,徒手将捆绑宝剑的布条撕断。

        他伸出手,喝道:“弓来!”

        背后的窦士疏立即将背着的九石弓拿了出来。

        “箭来!”

        左副将把铁箭送上。

        韩潇弯弓搭箭,对着百坻将军台,拉开九石弓。

        一支挟着他十成内力的铁箭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朝将军台飞去,目标直指帅座上的万里千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