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3 放马过来



为什么整个北美地区都讨厌新英格兰爱国者?此前就提过,在竞技体育之外,其实还有错综复杂的历史成因,从地域到文化再到经济最后到政治,方方面面都在微不可见地产生影响;同样,对于旧金山、纽约等大型城市,中部地区也或多或少有着此类心理,也许并不明显,但关键时刻总是能够隐隐透露出来。

        旧金山49人球员们的“架子”,此时就如同人格侮辱一般,狠狠地甩在了卡罗莱纳黑豹一众球员的脸上。

        那种鄙夷和奚落,就仿佛蔑视乞丐又或者是不屑穷人一般,“阶级矛盾”瞬间就将仇恨值推向了极致,这已经超越了“死敌”或者“仇敌”的意义范畴,真正地将两支球队、两座城市对立在了水火不容的两个阶级上,这场对决的火花也就超出了控制范围。

        卡罗莱纳黑豹的球员们纷纷毫不示弱地展开了反击,并且以更加凶狠、更加直接、更加粗暴的方式证明自己“和旧金山不是一路人”,并且坚定自己奋起反击的决心,就如同当年“劫富济贫”的罗宾汉一般。

        迈克托尔伯特,“他们只是一群卑鄙小人而已,把竞技体育演变成为华尔街游戏,除了利用裁判和球迷之外,一无是处。现在来到卡罗莱纳,他们就尽情撒钱,但我们是绝对不会妥协的,胜利将属于我们!我们会证明他们只是一群穿着西装的豺狼!”

        克雷格哈迪,“我不是针对任何人,我只是觉得,对面那支球队完全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垃圾和垃圾的组合,没有任何实力可言。我们会让他们原形毕露!”

        乔什诺曼,“陆恪能够赢球,首先他能够传球,否则他就不会站在球场上了,但也仅此而已;其次是队友出色,简单直白地说,能够完成教练组布置的任务就可以了。他就是一名角色球员,完全看不出来整个联盟都在跪舔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场比赛,我会把他防守到想要爆粗口,撕下那伪善的面具。”

        当然,除了卡姆牛顿之外,还有万众瞩目的卢克基克利。

        毫无疑问,本场分区赛对决,基克利率领的防守组能否狙击对方进攻组,这是全联盟都的焦点,而被列为常规赛最佳防守球员以及常规赛vp候补的基克利,更是重中之重,他的发挥也将决定比赛走势;更不要说“天行者”的昵称引发了诸多争论,某种意义来说,“基克利vs陆恪”的这组对决,甚至隐隐超过了“牛顿vs陆恪”的状元秀第二轮较量。

        基克利的回应也可谓是万众瞩目。

        “我不想要在媒体面前发表太多言论,你知道,我不是华尔街精英,不是律师,也不是那些穿着西装的精英们,我只是一名橄榄球球员,最终还是让我们在比赛场上见分晓吧。”话里话外还是把阶级对立感拉了起来。

        “我知道,上一次常规赛交锋,我们的表现没有达到最好,我们没有能够遏制住对方的进攻,最终输掉了比赛;但接下来是一场全新的比赛,我不认为陆恪能够撕破我们的防守,我们有信心击败他们。现在联盟普遍认为陆恪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四分卫,但……我们再看吧。”

        尽管没有正面开炮,但基克利话里话外的自信还是透露出了一股别苗头的劲儿,这也可以看出他的心态,对于这场比赛,基克利也同样憋了一口气,渴望证明自己,也渴望赢得胜利,最后一句话就暴露了他的心态:

        “那位十四号始终选择了闭嘴,是因为害怕了吗?”

        卡姆与友们展开了撕逼大战,而相对沉稳的基克利则肩负起了球队领袖指责,如同罗宾汉一般向“贵族老爷”发起了挑战,即使没有直接爆粗口,但字里行间的坚毅和决绝,还是将“平民挑战贵族”的那种气势爆发了出来。

        所有话语内容,在周三的官方媒体日之上,记者们全部一五一十地转告了陆恪——因为陆恪很少很少使用社交络平台,偶尔发布一些训练的照片,却从来不在推特或者脸书上回应这些挑衅与骂战;于是,记者们只能亲口转述,希望陆恪能够给予回应,否则,这场大戏就要失色许多了。

        “我正在等待着。”

        这就是陆恪的回应,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自信而坦然的笑容,展现出了上位者的从容,如同高高在上的守擂者一般,摆出姿态,接受挑战者的战术,等待着对方来挑战自己的权威与强势,由内而外的迸发出了一股游刃有余,仿佛在说:不管什么招数,尽管放马过来,瞬间就让两支球队的口水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