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开花结果



听了甄志静的话,徐德和赵廉同时松了一口气,情报没有错就好。互相对视了一眼,赵廉再一次问道:“你们都是怎么接货的?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甄志静也不敢隐瞒,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然后他就被带下去了。

        “徐公公,看来这一次怕是要前功尽弃啊!”等到甄志静走了,赵廉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道。

        按照甄志静的说法,他们与那些红夷倒是没什么约定,毕竟这么多年也没出过什么事情。只不过有没有人把消息传递出去,还真就不一定。

        毕竟当时甄家的事情动静不小,加上杀了不少真倭,有没有送消息出去甄志静也不敢保证。

        不过想来这么多的人,有一个人送信,消息就走漏了,这个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

        听了赵廉的话,徐德倒是没什么表现,只是淡笑着说道:“事到如今,咱们也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一方面严查消息走漏,二来做好准备,三天之后接船。”

        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如此了,赵廉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徐德的意见。

        京城,紫禁城,文华殿。

        过了年之后,天虽然渐渐的转暖了,可是这大晴天也让人有些受不了。不过刚过初春,这天气居然有几分炎热的意思了,关键是不下雨啊!

        自从过完年,无论是雨还是雪,真的是一点都没下。

        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春旱怕是又要来了,简直坑人的要命。

        朱翊钧叹了一口气,有些心烦气躁,老天爷又开始闹脾气了。老天爷心情一旦不好,地上的日子就不好过,无论是百姓还是自己这个皇帝,全都期待着风调雨顺。

        虽然明知道不可能,可是朱翊钧心里面还是难免会有想法。

        朱翊钧也无数次的幻想过,自己这只蝴蝶扇动的小翅膀,直接把这一次的地球小冰川期给扇动没了。那样自己的日子不就好过了,也不用这样纠结了,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走回到自己的龙椅上,伸手拿起面前的奏折,朱翊钧有些疲惫的叹了一口气。

        每一次自己面对这些奏折都需要很大的勇气,多是一方面,关键是里面的内容,真的是说什么的都有。有的人甚至在辞藻上下了很大的功夫,用词不可谓不华丽,用典不可谓不精准,可是却看的朱翊钧一阵阵的头大。

        看了一眼张鲸,朱翊钧直接吩咐道:“传旨给内阁。”

        张鲸一愣,连忙躬着身子仔细听。

        “让内阁行文六部以及各个衙门,以后所有的奏折全部精简,只说事情,省掉一切不必要的言辞。”朱翊钧说到这里,怒气冲冲的说道:“他们是不是以为朕看着不累?”

        “告诉他们,这不是科举做文章,这是写奏折,谁在写的罗里吧嗦的,写一歇没用的屁话,就给朕去教书。”

        听到自己家的皇爷大发雷霆,甚至连粗俗之语都出来了,张鲸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家的皇爷这是气到了极点了。不敢有丝毫的耽搁,张鲸连忙躬身道:“老奴这就去办!”

        等到张鲸走了,朱翊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调集自己的勇气,伸手拿起了一份奏折开始翻看。

        他算是明白为什么大明的皇帝都烦这些了,无休无止的重复,每天都是这样的生活,还不时要被臣子的奏折气一下,为了博名,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敢说。

        上这份奏折的是曾省吾,朱翊钧发现还是有人懂自己的。

        比如曾省吾这份奏折就没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基本上就是一个总结汇报。

        大同卫的军改已经完成了,裁汰的士卒也做了安排,土地也分完了,募兵也完成了,装备也发到位了,防线的从新构建也完成了,一切都走上了正轨。

        大同卫的毛纺厂也开始建造了,争取在春耕之前建造完成。

        在奏折的最后面,曾省吾向朱翊钧请旨对宣府进行军改。看到大同卫这边热火朝天的景象,宣府那边有些压不住了,军户们军改的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