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以罗宾之名



“所以为神祈祷有什么用?!”

        一个声音高喊着。

        “神能给我们食物吗?!我们都要饿死了,为什么神不来救济我们?!”

        “是啊!我们需要食物!”

        在夕岩领的菲比纳镇子上,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混乱。

        地方神会前的广场中聚集了数百个贫民。

        神会侍卫们将长枪交叉在一起,警戒着大门。

        自从夕岩领事件在皓月城爆发了之后,新上任的大公还未能到任履行职责,而夕岩领就开始乱成一锅粥。

        沙洛姆大公赌上了夕岩领的一切,可是,她的崇高理想和为了领民们的未来着想的思想并没有传达到下面。

        人们也无法理解她的政治理想和抱负。

        她们也看不到王权收束之后对夕岩领的影响。

        对于领民们来说,她们能看到的就只有当下。

        晚上有没有吃的。

        明天还能不能找到工作。

        凛冬将至,是否有过冬的储备和保暖的衣服。

        除此之外的事情,她们并不关心。

        就像现在,沙洛姆大公在皓月城战死,新任的姬玛大人是否跟沙洛姆大公一样,这些都不重要。

        连大公战死的事情,她们也无力关心。

        最多是在晚上填饱了肚子之后才会随便闲谈上两句。

        那些都远没有食物重要。

        夕岩领的经济情况每况愈下,而沙洛姆为了筹备皓月城的袭击消耗了太多人力物力,在皓月城事件结束之后,虽然国王陛下有拨款和调集食物救济夕岩领。

        奈何也是杯水车薪。

        饥荒。

        经济落后。

        缺乏新生人口。

        老人们提供不了那么多日益增长的物质需要。

        这个缺口早就在十多年前就已经产生了。

        也得亏沙洛姆大公有着超强的外交手段,能从皓月城、神会以及其她大公那里获得援助。

        粮食和物资危机,直到现在才显露出来。

        “我们需要食物!”

        其中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人挥舞着拳头,义愤填膺,“我们需要食物!”

        “神会的人呢,让神官滚出来啊!”

        “是啊是啊,神会的人呢?你们每天吃着黑面包,喝着神酿酒,我们呢?我们只能啃泥巴,这算什么?”

        “这是你们整天喊着保佑我们,维护我们的人该做的事情吗?”

        ……

        听见这些人在外面的叫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