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数学老师已死



把打印出来的vip制度策划书递给滕达、莫长松和杨勋后,秦奋惬意地端起茶杯,慢条斯理地喝了几口茶,然后观察三人的表情。

        三个人的面部表情变化差不多,都是先平静、后吃惊、最后震撼,其中尤以杨勋为最。

        这不是说他少见多怪,恰恰相反,正是因为他见的世面最多,对这份策划书理解得也最深,才有这种反应。

        放下手里的策划书,滕达感慨地说:“我之前办训练场时鼓捣的会员制度简直就是狗屎!”

        莫长松也说:“这份策划书,顶200万投资。”

        杨勋关心的是这玩意是谁弄出来的。

        他知道秦奋有点本事,但似乎还没惊艳到这种程度。

        杨勋刚要张嘴问,就被秦奋拦住了:“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不用问,我自己说。这里面有你家杨晓宁三分之一的功劳,呃不对,应该是五分之三。”

        滕达问:“还有谁?”

        秦奋说:“德国的一个朋友,占了五分之一点五。”

        见三人对他的数学表述有点蒙,秦奋继续说:“我占了五分之零点五。”

        杨勋是最先反应过来的。

        他叹着气说:“你大学的高数老师没让你活气死?”

        秦奋不以为耻地说:“大学数学老师还健在,小学数学老师去得比较早。”

        莫长松也反应过来了:“你意思是说,这份策划书三个人出了力,杨家小姐占十分之六,另一个人占十分之三,你占十分之一?”

        秦奋说:“差不多吧。”

        杨勋问:“晓宁这次跟你要了多少好处费?”

        秦奋“呵呵”地笑,不吭声。

        见滕达和莫长松一脸好奇的样子,杨勋说:“我这个女儿,从小到大,她就算给我倒杯茶、洗双袜子,都从没落下过劳务费。”

        见滕达两人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秦奋慢条斯理地说:“老杨我得说你,女儿怎么能这么教育呢?这养成了习惯,以后岂不是别人给点钱就拐走了?”

        “还有,就算你这么教育,遇见了我秦某人,你家小妮子依然不是对手,这次完全免费。看来啊,你这当爹的,还没我这个当朋友的亲呢……”

        杨勋听了,立刻把手里的茶杯放在桌子上,吹胡子瞪眼地说:“姓秦的你再说一遍?”

        秦奋本想周末再请曲海婷。

        可是又一想,这次策划书跟人家催得这么急,人家也做得很用心,万一到周末忘了,或者有事耽搁了,实在有点不讲究。

        在俱乐部门口,秦奋给曲海婷发了邀请微信,让曲海婷挑吃饭的地方。

        几分钟后,收到了曲海婷的回复。

        吃饭的地方是曲海婷选的,三里屯附近一家有名的西餐厅。

        碰巧秦奋下午有必须去听的课,两人一直微信联系对方。

        曲海婷下班后,换了衣服,在清北大学门口等秦奋。

        下课后,秦奋急急忙忙往校门口赶,两人碰头,秦奋连说:“对不起,真不是我没诚意,而是马